这个夏天,我们一起找鸭子!

中国观鸟记录中心 2016-05-23 12:05

这个夏天,我们一起找鸭子!

 

注意,我们要找的是野生鸭类,不是这样的:

人工养殖的游禽群。Ficus Wu摄于北京动物园水禽湖

 

也不是这样的:

人工养殖的“野鸭”群。吴兆丰摄于北京延庆野鸭湖湿地公园

而是这样的:

青头潜鸭 村长摄影

 

凤头潜鸭 村长摄影

 

红头潜鸭 村长摄影

 

琵嘴鸭村长摄影

 

等等等等,各种夏天留在华北、华中、华东的鸭子,你能去找找么?

 

为什么夏天找鸭子?

过去鸟友们较多关注的是迁徙或越冬的鸭子,秋天的北京野鸭湖,冬天的湖南洞庭湖……不怕密集恐惧症,专门跑去认鸭子。野鸭子的种类认识不少了,可想想看,我们对鸭子的繁殖还真的了解不多。

朱雀会连续两年组织了全国范围内的越冬中华秋沙鸭同步调查,世界自然基金会和国家林业局从2004年开始,在长江中下游组织了4次越冬水鸟同步调查,国家林业局也从2016年开始组织全国越冬水鸟同步调查。这些都是越冬调查,而极少开展水鸟繁殖期的调查。

是不是要开展野鸭的繁殖期调查呢?嗯嗯,有这个想法的机构可不少。

野鸭进入繁殖季后会成对分散开来,不同鸭子也会挑选不同的生境来隐蔽,选择不同的植物用来筑巢,很多鸭子会躲在偏僻、少有人打扰的地方完成繁殖。繁殖期的野鸭调查有一定难度。而且,野鸭的繁殖地,以前我们基本的认识是在东北、西北,蒙古、俄罗斯,在华东、华中、华北繁殖的不多。真是这样么?未必。

已经被列为国际极危物种的青头潜鸭,近年来在以往认为的繁殖地记录极少,反而在华北,甚至长江中下游,相继发现了数个它们开辟的新的繁殖场,这距离传统认识上它们的繁殖区近千公里!当中有好几个地点甚至不是以往认识中的水鸟栖息地或聚集地。这很有意思对不对?

青头潜鸭 村长摄影

 

我们应该找找看,它们还会有什么创意,给自己找了哪里做新的繁殖场。更重要的是,一些关键性物种的繁殖现状,更能说明环境问题,它们在繁殖地受到的威胁,更能表现生态系统承受的持续加大的压力。真的需要好好找找看,野鸭们在哪里繁殖,它们的生儿育女能不能顺利。

在组织大范围的繁殖水鸟调查前,获取更多可能的线索将有助于合理地设计调查方案。东亚-澳大利西亚迁飞网络青头潜鸭特别工作组希望从今年夏天开始,在整个东北亚地区组织青头潜鸭的繁殖调查,以期更有效地拯救这个物种。但是已知的地点信息相比这么广阔的区域范围还是少得可怜,如果有更多的线索和信息,相信这个调查的效果会更好。

“夏天找鸭子”,就是希望更多的鸟友,从5月开始,在你观鸟或踏青的时候,除了一到夏天就上山的老习惯,这个夏天也多多留意各类型湿地(河流、湖泊、溪流、鱼塘、藕塘、水田、水库……)中野生鸭子的踪迹,如有发现,请一定把记录发送到中国观鸟记录中心(www.birdreport.cn),即使是无法辨认的鸭子,也可以用“未识别鸭”、“未识别潜鸭”这两个选项。

如果你看见野鸭啪啪啪,如果你看见野鸭进树洞,如果你看见母鸭带小鸭子,如果你看见半大不小的亚成鸭,最好在记录中注明,请填写数量及更多信息。

当然,在观察过程中,切记不要去影响鸭子们的正常生活;有发现鸭子繁殖时,发记录时请根据种类、数量和繁殖地的具体情况,可以选择信息“不公开”,以防鸭子的繁殖被过多打扰。拜托!

期待大家的参与,让我们一起来发现更多野鸭的繁殖线索。

别忘了,鸳鸯也是鸭子哦!

在北京大学过夏天的鸳鸯。闻丞摄影

 

需要鸭子名单么?只要是你想得起来的野鸭,都是关注对象;只要它们在生儿育女,这样的数据都很重要!谢谢关注!谢谢参与!

这个夏天,我们一起找鸭子!